丽江
广告

高州阳光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新歌声
广告
楼主: ngddw
收起左侧

兄弟?我睇系契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2 19:46: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慨万分!世上竟有同鸣!大同小异罢了!恶人自有报应:三代定会了断!善人自有延伸!三代自会兴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4 19: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冼太已显灵,收了这个人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6 22:3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收人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9 19:4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天收

现住茂名市春苑直街,茂检院宿舍1幢504房的刘国才因患重疾生活不能自理。
   去年年底,刘国才邀我一个住在茂名市开发区的姐夫出来喝茶聊天。刘国才说他的妻子程海燕在很长一段时间来,经常不在家,特别每到周六、周日,程海燕便带儿子回高州市南湖塘外婆家玩,丢下刘国才一个人在家,还要他自己做饭吃,很凄惨。刘国才要求我姐夫跟我们子妹商量,去高州市南湖塘程海燕的外家,将情况告知程海燕的父母,让他们劝说自己的女儿不要这样做。
   我的姐妹知道后,本来就憎恨刘国才,没有一个人可怜他。但刘国才的境况却让兄弟我动了恻隐之心,不竟兄弟一场,于是我打电话劝说程海燕:“刘国才终究是你儿子的爸,他的财产将来也属于你儿子的,现在他生活不能自理,长期丢下他一个人在家,这样的做法太过分;建议你多点带孩子回家,跟他爸聊天,有什么好吃的,你出去多买点回来给刘国才吃”。当时程海燕也唯唯诺诺。不知道程海燕是否将此事告知了刘国才,但自此之后程海燕的确收敛了许多。
   殊不知,在今年5月份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彻底明白,兄弟刘国才亡我之心不死,继续行嚣作恶,非把我刘国强逼上绝路不可。我原本对身患重疾,生活无法自理的兄弟刘国才尚存恻隐之心顷刻荡然无存,厚颜无耻,丧尽天良的兄弟刘国才死不足惜!

   事情是这样,今年5月2日上午,由于我唯一的一份宅基地,有一半建的是砖瓦房屋已破烂不堪,正在拆除进行改造。刘国才打电话给我说,房子是父母的,他还有份,说出去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1985年我与刘国才分家,已财产两清,1990年之后,我才建的房子,与刘国才你没有任何关系。刘国才又打电话来恐吓、驱赶我雇来的民工。刘国才再打电话给他的前妻郭瑞英,郭瑞英带着一大班女儿,像疯狗一样,也冲过来恐吓我雇来的民工。已被迫停工到现在,成了烂尾工程,无法入住和出租,每月损失达3000元以上。
   更令我愤怒的是,5月2日下午,刘国才又怂恿郭瑞英在其房屋的背后凿墙向开门口通向我这边封闭式的院子。没文化头脑又简单,阴毒泼辣,一生都被刘国才当“棋子”来摆的郭瑞英,脑壳进水,居然就听信了刘国才的话。郭瑞英立刻找来民工在其房屋背后向我封闭的院子这边凿墙开门口,我当场报警。城南派所民警来察看了现场,建议我找居委会解决。
   在开门口的过种程中,郭瑞英无理要求我必须交出我院子防盗大门的钥匙给她,供其自由出入,否则就拆除我的门楼。郭瑞英又打电叫来她的弟弟郭胜武。郭胜武是石仔岭街道郭屋村村民,连任郭屋村村民小组组长十几年,他非常了解我跟刘国才的家庭情况。郭瑞英带着他来找我,并查看了现场,郭胜武当即责怪郭瑞英开门口通向我的院子,而郭瑞英回答说是听信了刘国才的话,一时冲动。
   郭胜武作为中间人,要求我跟郭瑞英坐下来协商。经双方协商,达成如下口头协议:1、既然郭瑞英已将墙壁凿通,由刘国强负责封回。2、由刘国强将门楼与郭瑞英房屋粘连处割开0.5米,并在距离郭瑞英的房墙留出0.5米空间再砌起围墙。3、第二天即刻开工。
本来我都退一步将原属于我的土地割让出0.5米,也让郭瑞英有足够的面子了。结果,当晚郭瑞英听信了她一大班女儿的话又反悔,让郭瑞英再次成为其女儿们的“棋子”。
   郭瑞英开门口通向我封闭式的小院子,并无理要求我交出防盗大门的钥匙供其自由出入,我绝对不能容忍。于是,我到谢村居委会申请居委会人民调解员黄义生进行调解。黄义生来现场查看后,通知我和郭瑞英到居委会调解,并制作了《调解书》。在调解的过程中,郭瑞英在居委会众多领导的面前,开口闭口就骂我“死仔,死仔”,骂了数十遍,我一忍再忍。
   几天后,黄义生通知我说调解不成,一个星期内将《调解书》送达潘州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让潘州街道办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谁知,我左等右等没有等到消息,便去居委会找黄义生,问他是否将《调解书》送达街道办,黄义生面红耳赤。原来,郭瑞英以找他人出面调解为由,将《调解书》骗去了。黄义生建议我直接去潘州街道办司法所找潘所长出面调解。
   于是,我全家人一起去潘州街道办司法所找到潘所长,将情况跟潘所长说明后,请求潘所长出面调解,潘所长同意联系郭瑞英到司法所跟我们一起调解。过了几天,潘所长来电告知我们,郭瑞英拒绝调解。
   刘国才、郭瑞英蛮横无理的强盗行径令我忍无可忍,我原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底线彻底崩溃,继《兄弟?我睇系契弟!》一文之后,继续揭露让世人看清刘国才的本来面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9 20: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泣如诉:刘国才当年重手打伤70岁的父亲刘家亮,背后的故事很悲催!

1984年,由父亲出资雇请民工在位于现在耀新路旁开挖了一块面积有500多平方米的宅基地,那时没有推土机,拉土方全靠手推车,所以开垦一块宅基地不是易事。
      1985年,我与刘国才分家,已有妻女的刘国才一家四口自己食住,父母跟我,并约定该块宅基地兄弟各半。
      1989年,我与刘国才先后各申请到一份宅基地,由于刘国才有钱先建,他的宅基地全部要取耀新路路边,而我的宅基地在他的后面。刘国才的宅基地可建七个铺口,而我的宅基地连小车都难进。当年很多亲戚都劝我父亲不要这样分,会很不公平,然而,父亲还是迁就于他。
      1990年,我家也开始建房,由于刘国才拒不归还我家先前借给他的一批红砖,结果我家勉强建起一层楼房,但连批墙的钱都没有了,成了无法入住的烂尾楼。
      1992年,刘国才将他的另一半宅基地90平方米,以4.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一位叫梁祖江的老板。在梁老板建房前,刘国才便找我一起划清楚我们两兄弟宅基地的界线。刘国才在我们两份宅基地(包括空地)的中间通了一条尼龙线,刘国才拿起一块红砖正压着尼龙线,跟我说:“现在我按红砖的位置砌起围墙,墙中间为分界线,墙两边的土地为各人所有,以后该围墙大家都不得建房。我同意后,刘国才便砌起了围墙。
      1992年年未,刘国才从黑市购买到一长一短两支霰弹猎枪及一批霰弹。或为用于恐吓梁祖江老板,抢夺梁老板出资建造的楼房而准备的。
   梁祖江老板将五层楼房建好后,打算入住,却遭到刘国才的无情拒绝。梁老板也知道刘国才是高城有名的混混,加上又有猎枪。此后,梁老板从没敢来找过刘国才,刘国才便将梁老板花了4.5万元购的宅基地,及花了40多万元在该宅基地上建好的五层楼房占为已有。
   自1992年刘国才将自己另一半宅基地卖给梁老板后,有了钱,便长期包养起还在高州七中读初中年仅15岁的程海燕(刘国才的现任妻子)。1993年,刘国才的妻子郭瑞英知道后,与刘国才大吵大闹,矛盾激化。刘国才的妻弟知道后,上门找刘国才理论,被刘国才拿着一支短柄霰弹猎枪顶着其妻弟的头部。后刘国才被高州市公安局拘留了15天,霰弹枪被依法收缴,但刘国才还有一支长柄霰弹猎枪。当年的《茂名日报》还对此事作了报道,刘国才持枪恐吓他人的故事迅速传遍了巴掌大的高州城,反而让刘国才在高城hei道的声誉鹊起。
   后来,郭瑞英彻底屈服于刘国才的凶残,放任刘国才包养程海燕,直到2006年与刘国才离婚已整整14年。其间,包括于1995年,程海燕与其胞妹程海芹冲上刘国才家里的三楼,将郭瑞英及其女儿打伤,郭瑞英也无可奈何。
   刘国才与郭瑞英于1980年结婚,到1989年已生了五个女儿,之后,刘国才要求郭瑞英在怀孕期间必须要去做B超,待确定是儿子后才能生产,直到1995年才生下儿子刘飞龙。
      1993年1月,我儿子出生后,刘国才夫妇很忌妒,常常指槡骂槐,又骂祖宗无用又偏心,无事生非,又迁怒于父亲。
      1993年春节后不久的一天,刘国才找民工欲在我门前的道路挖水沟,因当时刘国才砌围墙时找我商量好了,围墙砌在两兄弟宅基地的界至中间线,围墙两边的土地为各人所有,现在刘国才反悔,要在我这边挖水沟。70岁的父亲上前与他理论,当时有很多人在围观,刘国才突然发飙,一掌打在父亲的胸口上,父亲应声倒下,当时我正在我家的二楼阳台观看,我立即提起一张木凳子,飞奔下楼,欲去跟刘国才搏命,被我妻姐等人死死顶住铁闸大门死活不让我出去。我看见父亲努力了好几下也爬不起来,隔壁陈军义大声责骂刘国才:国才,他是你父亲你都敢打?而刘国才的妻子郭瑞英在旁拍手称快。
   父亲在去世前才向我们透露,其实,当年父亲被刘国才打了那一掌之后,常出现头晕眼花、身骨疼痛的症状,为防外人取笑,瞒着我们偷偷去看医生,吃了半年中药才好。可怜天下父母心!
       不久,刘国才便大兴土木强硬将围墙作为房墙建起两层楼房。在刘国才建房过程中,父亲多次提醒我不要冲动,看好自己的儿子,刘国才什么事都会干得出来。我妻子是广西南宁人,更是胆小怕事,面对如狼似虎的刘国才夫妇,我只好一忍再忍。包括刘国才以父亲为棋子,长期诈骗我家的家庭财产,拿父母当磨心我于心不忍,没有责怪父母,所以让刘国才夫妇总是得寸进尺。
   谁知我这一忍再忍,竟成忍者龟。想不到而今刘国才,程海燕,郭瑞英及刘国才一大班女儿,居然采用更狠毒的手段来害我,欲把我刘国强活活逼疯不可,下一帖将详述。
   是可忍,孰不可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9 23: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1 21: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渣,天收人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8 11: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是真的你大佬畜生都不如!
来自旧版APP苹果客户端来自旧版APP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8 20: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贼头是没教养的人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8 21: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收果只没教养的人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9 19: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丧尽天良:刘国才玩转空手强抢老板梁祖江巨额财产的惊人内幕!

1989年,刘国才申请到两份集体宅基地,位于现耀新路3号和5号,面积分别为70平方米,80平方米。
  1990年,刘国才开始在耀新5号80平方米的宅基地上建楼房,由于刘国才不量力而行,好高骛远,生借死贷,包括我借给他的老婆本和可建一层楼的红砖(直到现在拒不归还),楼房主体工程建到四层就建不下去了,成了烂尾楼。
  1991年,刘国才将位于耀新路3号面积为70平方米的宅基地,扩大到90平方米,以4.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高州一位老板梁祖江。
   梁祖江老板是高州市深镇镇人,原为小学教师,后下海经商。1991年,高州市政府规划建造笔架山电视塔,梁祖江老板捐资了一万元,被高州市电视台,高州市电台反复报道了整整一年,在当时高州市人人耳熟能详。当年捐资一万元善款的名气足与现在捐一百万元善款的名气相当。
   梁祖江老板购买到刘国才这90平方米宅基地后,由于集体宅基地不好过户,梁老板便全额出资让刘国才当监工,在该宅基地上建一栋5层楼房,装修工程人员都是从台山市那边请来的,内部装修非常豪华,并安装上了10多台松下日立等高级进口空调,还有多台每台价格近万元的29寸松下彩电。
   由于梁老板过于听信刘国才,建房没有任何预算,刘国才便夸大数字,让梁老板大量购进建筑装修材料,刘国才便拿梁老板所谓用剩的材料,将自己的烂尾楼加建并装修完毕,特别贴外墙的瓷片,刘国才拿来贴了自己三幢楼房也用不完。为方便联络,梁老板还出资2万元从市畜局鱼苗场拉专线为刘国才安装了电话。
   1992年年末,经过整整一年的建设,梁老板出资了近40万元才将这幢5层的楼房建好,内外装璜豪华程度在当年来说,远近闻名。
   然而,当梁老板及其家人高高兴兴正打算入住的时候,却遭到刘国才夫妇的无情拒绝。由于该份宅基地没有过户,刘国才便将该房屋占为已有。梁老板购买刘国才该份宅基地就支付刘国才了4.5万元,再建起五层楼房包括装修花了近40万元,被刘国才夸大虚报建房材料用于他自己建房10多万元,购买大量空调家电也花了近10万元,总共花了约65万元。梁祖江老板原以为用钱可结交刘国才做知心朋友,谁知刘国才却是一个食碗面反碗底的白眼狼。
   当年,刘国才还拿梁老板的建房款1万多元,从黑市非法购到一长一短两支来霰弹猎枪,及一批霰弹,后来梁老板也知道了。梁老板明知刘国才是当地有名的小混混,现在又有枪有炮,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从此以后,梁老板及其家人,再也没敢来找过刘国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0 04:02: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收个只犯众恶的贼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0 08: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国才一生强抢我刘国强的财产回去养大了他一大帮老婆仔,还包程海燕只二奶,刘国才全家人非但不感激我刘国强,还恩将仇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0 08: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梁祖光,台湾佬以为刘国才是好人,跟刘国才认亲认戚,结果,被刘国才连骨头都啃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0 17: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求茂名市国土资源局将刘国才诈骗到的集体宅基地依法收回!

茂名市国土资源局:
   1993年,我兄弟刘国才瞒着我填写申请表,以帮我申请宅基地为名,欺骗坡耀村民小组,欺骗谢村管区(现谢村居委会)、城建规划局等部门领导,获得同意批准宅基地150㎡,位于现高州市高凉中路43号。1994年3月17日,刘国才取得了高州镇国土所土地使用者为刘国强的《建设用地许可证》,批准面积为80㎡。同年3月24日,刘国才取得了高州城镇建设管理局的《施工通知书》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刘国才完善手续后,当年便开始动工建房并于当年完工。1996年11月5日,刘国才找到当时任村民小组长刘荣佳在《农村集体土地建设用地证明书》出具如下虚假意见:“该宗地81年拆建,经生产队大队同意批建。”欺骗谢村管区、中山区(现潘州区)国土所等部门领导,将该宗宅基地土地使用者刘国强改为他刘国才的名字。
   刘国才盗用我刘国强的姓名和我家庭资料,以欺骗手段非法获得80㎡集体宅基地一份(现价值300万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已构成诈骗。
   直到2010年末,我才知道这事,便去高州市人民政府信访办,高州市国土资源局信访办反映此事。结果,刘国才勾结高州市国土资源局信访办陈超平、何永声、陈斌三人,制作了一份虚假《调查笔录》再由刘国才将我父母带到高州市国土局信访办。在信访办被陈超平、何永声、陈斌三人连哄带骗,让我父母在虚假《调查笔录》上签了字。正是这一份虚假《调查笔录》,使我无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现申请茂名国土资源局,依法对刘国才盗用我刘国强姓名及家庭资料,诈骗集体宅基地的事实调查清楚,依法纠正行政错误,并将刘国才诈骗到的该份集体土地宅基地依法收回,以儆效尤。
   此致
                         申请人:高州市潘州街道坡耀村刘国强
                                电话:18820450096
                                  2016年5月16日
http://bbs.gdmm.com/thread-3016510-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返回列表微信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